茶颜“难以”悦色!

发布时间:2021-12-18 08:13:25

附近的人一百米上门兴化市【输-入/网,址→MHT89点CoM←尚’门】』需.大保健.学生.品茶.上门.服务

      

  来源:国际金融报  12月17日,网红茶饮品牌茶颜悦色因为员工薪资的问题多次登上热搜榜。  根据公开资料,近期,有茶颜悦色员工在微博、小红书等平台爆料称,公司员工人均工时11小时,时薪6-9元钱,月薪到手不满3000。  另有社交媒体上传出的截图显示,有发帖员工称,这次员工的抱怨引发了公司的“内部大战”,一名张姓员工更是直言:“工作不努力还想拿高工资……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……你有多大本事拿多少钱……”。 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注意到,今日下午,茶颜悦色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关于11月薪资与员工沟通问题的说明。根据说明,事发是由于11月份茶颜临时关闭了几十家门店,导致部分伙伴的无法满足正常工时和极少数伙伴出现0工时的情况。所以在11月的特殊期间对于薪资算法进行了一轮临时调整。据称,针对一些不成熟的行为,其创始人吕良(小葱老师)也进行了深刻反省,并在内部发布了致歉信。  薪资问题引发内部风波  “茶颜悦色员工吐槽月薪不超3000元”、“茶颜悦色”、“茶颜悦色就工资问题道歉”,12月17日,茶颜悦色多次登上了热搜榜。其中,“茶颜悦色”这一词条的阅读更是超过了10亿,关注度非常高。 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,日前,有茶颜悦色员工在网络平台爆料称,自己所处的长沙团队正面临工资压缩的情况,部分成员到手薪资仅一两千。而这一工资难以覆盖正常生活所需,因此,在工资发放后,部分员工有所抱怨。  随后,有张姓员工针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言语中将相关因素归结在员工个人身上。不过,不少员工认为是因疫情导致门店无法营业才使得薪资变低,而不是因为个人懒惰或者消费高。  目前在社交媒体平常流转的图片还显示,在茶颜悦色内部争执愈演愈烈的情况下,公司高层并未采取措施及时避免员工混战,而是亲自“出场”加入内部争执之中。  据《北京青年报》报道,先是被称为“老板娘”的“小麦姐”点赞了张姓员工的发言表明立场的同时,创始人也下场参与争执,在群内怼员工言辞激烈,甚至直接给提出质疑的部分员工打电话,口头通知对其采取辞退处理。有爆料者甚至表示,“一夜之间,茶颜悦色有近两百人辞职”。  随着这场内部闹剧影响的扩大,茶颜悦色终于通过官方微博发声。  “针对目前网络上讨论的茶颜工资少、老板在公司群与员工争吵后打电话让员工离职一事,希望能跟大家做个说明。”茶颜悦色方面指出,11月特殊期间,其对于薪资算法进行了一轮临时调整,其中0工时的员工能拿到1700元的基本补贴,工时满167个小时的员工薪资均按以往规则正常发放。  茶颜悦色方面表示,“虽然是出于善意的调整,但调整后解释起来极其复杂的规则加之宣贯说明不到位,导致发薪当日很多伙伴在公司大群里,很多伙伴都在提出疑问。因为解释工作不到位,导致群组后期讨论重点逐渐不可控。社交媒体平台上不止出现了对于公司、薪酬的不理解,也出现了对于部分伙伴的人身攻击和隐私泄露。”  该则声明还指出,针对不当的言行,其创始人已进行了深刻反省,并在内部发布了对伙伴们的致歉信。“小葱老师、小麦姐和茶颜所有的管理人员都希望能够为自身的失态、失职,对消费者和伙伴表达真诚的歉意,我们希望大家能够给到茶颜和伙伴一个反省和改正的机会。”  茶颜悦色还指出,“一夜200人离职”的内容完全是不实信息,截图内是公司大群自14日起的离群人数记录(发薪日为15日),且该群为内部群,无法自己退出,只能在确认离职流程完毕后自动退出。  “顶不住出来道歉了吧!”“茶颜已经失去原来的味了。你们的基层员工很重要,没有他们,谁对茶颜有了第一印象和好感呢?”“好失望,能不能尊重一下员工,要对得起消费者对你们的爱!”在茶颜悦色声明的留言处,不少消费者都表达了对此次事件的不解和不满,认为从尊重员工角度来看,茶颜悦色已经有些“变味”。  今年曾经历三次集中临时闭店  公开资料显示,茶颜悦色是湖南长沙茶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,成立于2015年3月,以茶饮和甜品为主打。其产品价格并不高,基本在13元至18元之间。  深耕长沙,几乎没有异地扩张的茶颜悦色,曾在2020年武汉开店首日出现“排队超8小时、外卖跑腿费100元,黄牛炒到150一杯”等情况,一度引发争议并登上热搜。  但今年,茶颜悦色的日子似乎不那么好过,这或许也成为了引发此次内部风波的一个因素。  今年11月,在多个社交媒体上,关于茶颜悦色关店的消息引来了不少关注。在部分视频中,有其关闭门店附近的其他商家表示,关店是因为客流骤降,“没人怎么做生意”。  此后,话题“茶颜悦色回应第三次集中临时闭店”冲上了热搜。根据该企业官方微博发布的信息,彼时茶颜悦色进行了第三次集中临时闭店,第一次是年初的就地过年,第二次是七月底疫情反复。“活得不那么好是肯定的,但团队的心态还算正向。这两年跟疫情交锋以来,茶颜伙伴们在数次的调整中,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。”在相关的微博动态中,该公司这样表示。  据茶颜悦色方面彼时的说法,在第三次集中临时闭店中,长沙确实是有七八十家门店临时闭店,其之前的密集布点在长沙的城市发展中赚到了红利,疫情之下,自然也要承担人流减少带来的结果。  茶颜悦色方面还表示,在浏阳、株洲、岳阳,以及武汉开店,也是茶颜面对疫情的自救。“我们期待在团队策略的快速调整中,搏到茶颜新的生机。”对于这些临时关闭的门店,茶颜悦色方面表示,待疫情缓和,人气回暖,将逐步复开。  联商网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茶颜悦色一直走的是“流量型生意”,一旦流量下滑,故事就讲不通了,“不仅仅是茶颜悦色,还有不少茶饮品牌也受疫情影响,门店经营较为冷清。不过,等游客恢复,(它们)又会开始重新‘炒作’。”  事实上,除了茶颜悦色,随着疫情阶段性带来影响,不少茶饮品牌已经略显吃力。“其实现在是那些需要现场排队型的茶饮企业比较惨,比如一些以门店为基础招揽当地游客的品牌,一旦疫情影响到店客流,门店的经营就会陷入僵局。总结而言,企业还是需要开拓新的场景来服务消费者。”有不愿具名的人士如是指出。

返回顶部